五大湖安大略湖最毒:吃鱼也不安全?

五大湖安大略湖最毒:吃鱼也不安全?

如果你在安大略湖钓到一条令你欣喜的大鱼,并且准备拿回家大显厨艺美餐一顿的时候,你应该想一下,这条鱼很有可能已经被严重毒化了,吃了它你有可能患上癌症。或许你会问:美丽的安大略湖,我们眼前的一泓净水,难道真的被污染了?

根据安河环境厅《2008安大略湖污染报告》,以及2009年安大略湖水质的一个通报显示,安大略湖的毒物含量几年来(2005年到2009年)并没有减少,并且是五大湖中最为严重的。

就安河环境厅发出报告,捍卫环境组织经理雷顿(Mike Layton)就此评价:随着湖水污染的严重,鱼类体内汞和多氯化联苯(PCBs)的含量将会急剧增加。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很可怕的现象,一方面人类在避开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污染,一方面又在乐陶陶地大量钓鱼吃,丝毫意识不到自身所处的危险。

鱼大含毒深

从政府部门发出的安大略湖污染治理报告可知,污染物一般以低浓度的形式残留在水体表面,以高浓度的形式存在于水中有机体中,这些污染物不容易分解,诸如汞和PCBs,长期危害着水体和生物。

由于水生物的食物链作用,这些毒物主要集中在食物链的末端生物中,也就是最强悍的鱼中,比如安大略湖中的鲑鱼和大型三文鱼,尤其是年龄大和体积大的鱼,它们体中的有毒物质浓度可以比湖水中有毒物质浓度超出百万倍。这对孕妇、儿童的危害更大,因为她们更为敏感。

一位钓鱼爱好者在网上表示,他最近曾经到Credit河(汇入安大略湖的河流之一)垂钓,那里的河水已经变得浑浊,连水里的鱼都看不清楚,而且有一些气味儿。虽然每年他都来此垂钓,但是心里明白这里的鱼他都不敢吃,只不过钓了放,放了钓,以娱乐为主。令他担忧的是很多亚裔面孔的钓鱼者,大筐大筐地把钓到的太阳鱼、三文鱼和鲑鱼带回去吃,却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些鱼不能吃,他希望有关机构要尽力推广这些知识。

据安大略湖水域守望者组织主席马森(Mark Mattson)所发出的警告,多伦多市附近水域的鱼类是完全不能吃的,样品中包括鲑鱼和鲤鱼。大鱼看着好不能吃,即使小鱼也不能掉以轻心,千万别吃过量而摄入大量污染物。马森强调,不是不让人们吃鱼,而是希望在吃鱼之前搞清楚鱼是从哪里来的,以及在食用上有何指引。

记者未能就马森发出的这个警告取得政府方面的响应。不过,安河有专门的可食用鱼区域指南,钓鱼者只要去网上搜索《Guide to Eating Ontario Sport Fish》,就可以找到这份文档,以确定哪里的鱼毒性小;也可以直接到安河环境厅的网站上找到(www.ene.gov.on.ca.)。他们每年检测4,000 到 6,000条鱼,然后编辑成这份小册子,监测鱼类已经有25年的历史。目前,安大略湖鱼体内污染物主要是PCBs(47%)、汞占26%、灭蚁灵占24%、杀虫剂占2%,其它毒物占1%。广大钓鱼爱好者一定要选好水域再行垂钓,不然钓的鱼越多,家人就越遭殃啊。

谁弄脏了我们的水缸?

安河水资源丰富,但是并非取之不尽用之无忧。安河有890万居民依靠城市供水系统,占总人口的82%,其它居民依自家水井供水。而66%依靠城市供水的居民,水源来自大湖之中,23%依靠地下水。

安大略湖多伦多附近的水域,有六条河流自市区汇入,水域面积达2000平方公里,其中13%已经都市化,因此造成湿地、植被、水生物的生长环境遭到破坏。

冲刷过城市的雨水变成污染物丰富的污水,大部分直接流入河流和湖中。其中含有大量细菌、有机物质、重金属、化学污染物,是造成湖水污染的最大原因。此外,早期工业的无限制发展,直排污水几十年危害才被发现,再加上当时的排污管道和设备设计不尽合理,没有设计处理化学废水的功能,工业废水直接排入排污管道内,最终造成湖水被严重污染,这些重金属污染物会在水中形成胶状泡沫,非常难以清理。其中蜿蜒在DVP高速公路边的Don河是多伦多的主要污染源,Hamilton的重工业区是主要的有毒物质入水口。多伦多的排污系统是安大略湖10大污染源之一,主要排放污染物是汞(占到88%),其它铅占71%、砷占37%。

此外,农业生产产生的有机废物、杀虫剂等污染物,也随各种水系流入湖中。一位在安河西南部长大的居民表示,他记得小时候他家周围很多农场主都有自己的垃圾填埋场,常常是利用农田边上的沟壑和小溪。农夫把农业和生活垃圾倾倒在里面,垃圾在雨水的冲刷下最终流到河流和湖里。里面还有那么多生锈的农药桶残余大批农药,当时他就觉得这样不太合适,他家的烟草农场也存在这样的问题,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。

还有一个污染源就是到多伦多周边到处存在的高尔夫球场,由于保养场地的原因,它们需要大量使用杀虫剂,这些有毒物质最终也都流入河流和湖泊中。

安大略湖商业捕鱼产量最高时曾经达到150万元(1980年代),随后由于鱼量的减少而降到25万元(2004年),一些鱼类逐步从捕鱼目录中消失,比如美洲鳗鱼。湖另一边的美国在1995年鱼产量是6.8万美元,2004年为4.6万美元。污染就是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。

有毒因必有恶果

以往,安大略湖的主要污染物都是来自粗放的工业、农业生产活动。比如我们比较熟悉的DDT,从1964年到1872年间在北美农业生产中被广泛使用,后来由于污染严重而被禁用。然而这种污染的后果是长期的,安大略湖在1993年到2000年间才发现湖水被大气中的DDT所明显污染,1998年以后才有所减弱。

后来又出现了灭蚁灵,后来也被禁用。主要污染物汞常用于医药、牙科制品、电器和其它化工产品中。还有生活中常用的杀虫剂等,都会随着雨水冲到湖中。

最新的研究发现,一个新的快速增长的污染来自于医药品和个人护理产品。Trent大学教授Chris Metcalfe于2003年就在多伦多和Hamilton附近的水域发现这一现象,鱼体内发现很多人类药物成份。不需要医生处方的退烧药比较常见,需要处方的抗生素、抗感染药物、治抑郁性药物和心脏病药物也有被发现。

在鱼体内甚至发现了人类避孕药和雌性激素药物的残留,科学家们对此非常担心,这会导致鱼类雌性化,雄性鱼类会失去繁殖功能。有明显的证据显示,一些鱼类的数量受药物的影响在减少。他表示,即使避孕药物没有直接扔进废水系统,通过人体排泄也能进入污水系统。

研究人员在解剖鱼类是除了发现此激素药物之外,还发现了香水、腋下除臭剂、抗菌药、牙膏和漱口水等,人类食用粮比较大的化学制剂的成份,这是十分令人震惊的事实。欧洲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强化污水处理过程,以应对化学制剂不断增加的现实威胁,加拿大这方面做得还不够。这个单靠市级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,省级和联邦层面的财政支持是十分必要的。

Chris Metcalfe呼吁市民在丢弃药品的时候要分外小心,不要随意丢进坐便器里,各级政府应该推广一些项目去教育市民如何处理家庭药物垃圾,正确的垃圾分类也很重要。另外常见的污染行为就是在自家车道上,使用清洁剂洗车。他表示,不要以为自己家里湖滨还很远,这点行为不会污染到湖水,实际上这些化学制剂通过排水系统,集中了所有居民的化学污染物,很快都传送到湖水中,这种集体行为的危害性是难以估量的。

(应该不只是丢弃药品,是人类服用的药品不能完全消化,而从体内排除,最后进入到我们的湖水当中)

鱼儿长瘤也疯狂

据2006年的安大略湖污染报告显示,鱼类肿瘤在近岸鱼类中非常普遍,比如褐色大头鱼等。安大略湖鱼类肿瘤早在1900年代就有所记载,那时候有毒污染物问题还不像如今这么严重,湖内鱼类肝脏肿瘤在1960年代首次被确诊,有关方面还在继续研究鱼类肿瘤和污染的关系。

除了肿瘤变得多发之外,安大略湖的鱼类大量集体死亡也变得比较常见,这可以归结于水温等自然环境的急剧变化等,一些新发现疾病的影响也不可忽视。例如在2005年春天发现的败血病(VHS)病毒造成石首鱼(Drum)大量死亡,这种病以前是没有发现过的,科学家怀疑是由于水温变化引起病毒的繁殖扩散。此外还发现大梭鱼和虾虎鱼的大量意外死亡,原因却不祥。

第二种新疾病是由于寄生虫传染的叫做Heterosporis sp,在太阳鱼和黄鲈鱼中发现小孢子虫,导致市场上此类鱼的肉质损坏、浑浊。科学家们也不知道这些寄生虫是从哪里进来的,美国威斯康新洲的一些水系里也发现类似现象。安大略湖鱼类的常见疾病还包括疱疹、黑鲈鱼病毒等。

我的水源我作主

美国和加拿大意识到环境污染的严重性是在1970年代,两国共同开始携手治理五大湖区的污染问题,一系列的监测研究也是从那时开始,安大略湖周边城市大型的污水处理工程有110个之多。

安河渔猎协会的生物学家Jeremy Holden指出,也不是说到处一团糟,天还没有塌下来,安河还是有不少水域是非常干净的,那里的鱼是可以安全食用的,这种宣传主要是让大家有防范意识,选好钓鱼点而已,但是安大略湖的确不是一个首选地。

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安河已经高度重视污染的防治工作。2005年开始,多伦多市推行一项减少城市排水污染的计划,涉及市区4500公里的排水泄洪管道和2600个直通湖中的排水口,安河对5个主要的污水处理厂进行了改造升级。

多伦多还制定了一个为期25年的治理污染计划,包含要保证游泳沙滩水质的安全、防止地库倒灌、防止混合型下水道污染、防止城市地下结构受雨水侵蚀、重建落后的排水系统、提高对雨水的处理程度、抑制水体藻类生长、重建水生物生长环境体系等。为了检测这一系列计划的成效,多伦多市政府还设计了一套三维软件,来形象地体现水质的变化。

经过几十年的努力,安大略湖水域的污染得以改善,但是在雨季和溶雪季节,污染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,尤其是新修公路和新开发地区,氯化物使用量非常大,对环境污染比较严重。

消除汞污染责任大

上面说到,鱼体内的汞含量是严重超标的,这对食用者的危害极大。安河为此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来应对汞污染。比如“除汞”计划实施于2001年6月,主要是减少废弃机动车辆中汞对环境的污染,在安河11个汽车回收工厂实施,这些工厂2001年大约回收2,500部车。2004年这一计划推广到三个省涉及400多个汽车回收厂。

2002年又推行了一项计划,把冰箱、洗碗机、干衣机内含汞的电器配件及时回收,随着这些措施的实施,几个城市也相继效仿,在2003年就回收了45公斤汞,这些汞本来是要流进湖中的,以前每年又有多少汞毫无遮拦地流进安大略湖呢?

由于汞在牙科行业被广泛使用,2001年安河牙医协会开始一项名为牙科清洁计划。据估算牙医工作中有9%的治疗都要使用汞,该计划就是希望牙科医生在工作中注意不要随意让汞流失。

此外安河环境厅在学校中也推行环保行动,提醒师生们注意防止教学和实验仪器中汞的流失,汞要由专门的公司回收。据监测,自1988年以来向湖中排放的水银量已经减少了88%。

兄弟姐妹站出来

安大略湖水域守望者组织(Lake Ontario Waterkeeper)是一个比较年轻的环保和慈善组织,2001年2月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培训义工和一些热心人士,来监控水质的变化,举报一些污染源,并提起诉讼。

他们的另一项工作是唤醒大众对水污染的认识,他们的目标就是保证我们的后代可以拥有安大略湖这一汪净水,保证她的自然生态不受破坏。这个组织隶属于基地位于纽约的水质监测联盟,他们的工作人员监控着所在地的水体质量,发现威胁水质的源头,使用法律和民主的手段去限制污染的蔓延。

上周末他们在Kingston市Wolfe小岛上举行了为期4天的音乐聚会。由众多有号召力的音乐家,为关心环境的人举办音乐会,同时也为该组织筹款。让环保人士在娱乐中共同探讨关心的话题。

该组织主席马森以前是一位刑事律师,现在专门做环境法律师。他表示,虽说政府应该是发现污染的主体,但是还是要靠大家的力量,发现污染源可以报告他们,由他们来指控对方。他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心安大略湖的污染情况,人类对环境的污染,很多并不是马上就可以看到的,比如说核电站的污染,目前来说虽然没有太明显的现象,但是核电站刚刚运行15年而已,还需要时间去验证。

虽说该协会的会员遍及美国和加拿大,他还是遗憾地表示,没有华裔成员参与其中。他表示,华裔可能总认为这个话题太大太空泛,或者说没有认识到污染的严峻形势,随着宣传力度的进一步加大,他相信有更多的华裔居民会关注环境保护,即使没有参与环保组织的活动,在生活中注重采取各种环保行动,也是一种很好地参与,我们共同为后来留一泓净水。

原文出自:

http://www.ccue.com/ccp_east/2009-08-13/1250211303d1963550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